经理人月刊电子报


  • 与其恐惧川普,不如冷静看趋势!白宫情资剖析专家告诉你川普时代的世界局势

    下一任美国总统川普曾说,要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筑起一道墙,再加上低迷的经济局势,未来美国会走向孤立主义吗?会如何影响亚洲局势和美台关系?

    什么是孤破主义?假如美国治世即将告终,寰球的局势会变得怎样?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顾问 马修.巴洛斯,从1986年进入中情局,2003年进入国家情报委员会,负责撰写「全球趋势」研讨报告供给白宫两任总统决策。他也预言,未来几十年亚洲秩序的四大发展可能。其中就观察到,(不论谁当选)美国可能走向孤立主义,专注处理国内事务。

    一、延续目前的秩序:

    中美之间依照规则配合,却也暗中较劲,亚洲多数国家则是居于中美之间。美国持续维持海上霸权,其联盟体系则维持平安秩序,而美国目前的权力优势削弱了中国军事化、北韩核武发展,以及亚洲其它潜在安全问题的风险。亚洲体制继续扎根,经济整合持续朝太平洋轴心发展,而不是单纯的亚洲轴心。最大的冲突威胁是小型的军事冲突过度发酵,进而导致情势失控,引发大众潜在的民族意识狂热。

    二、权力均衡的秩序:

    强国竞争不受限度,势力的相对变化助长了竞争,美国的角色弱化,退回孤立主义或经济衰退会让人更觉得美国的投入减少,例如美国维护东亚安全的意愿。这样的地区秩序「正适合竞争对立」,有些亚洲国家可能会发展或购买核武,做为弥补美国维安减少的独一办法。这是最糟的情境,东亚可能因而陷入区域冲突,规模比现在的中东冲突还大,而且东亚有更多的经济与科技方式,能够发动比中东还要致命的战争。

    三、统一的地区秩序:

    东亚共同体照着欧洲民主和平的方法发展,这种区域发展的先决条件是中国的政治走向自在化。这样的区域秩序发展是假设亚洲的处所主义会想要保存亚洲小国的自主权,然而多元又爱好和平的东亚共同体,可能仍须要由美国来负责维护区域的保险。有?于大家对中国势力的日益恐惧,这是目前看起来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境。

    四、以中国为核心的秩序:

    中国位居阶层式区域秩序的顶峰,这是假设亚洲体制必须改变方向,照着亚洲轴心的封闭路线发展,而不是开放的跨太平洋区域主义(1990年代初期以来,树立亚洲独特体背后的主导动力)。除非中国下降威胁性,并跟邻国培养更好的双边关系,否则很难看到这种情境发生。

    除了美国不见得会持续在东亚表演要角之外,中国的弱点也许是最大的不确定性。万一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无法晋升为先进的经济体,虽然它还是亚洲的重要大国,但是过去因惊人突起而衍生的影响力将会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能更积极向外发展,领导人会试图把国民的留神力转离其国内的问题。如果中国与邻国或美国发生冲突却输了,也可能减弱它的位置;相反的,若是中国赢了,以中国为中央的秩序更有可能发生。

    美国治世告终? --结构性改造的成败,以及质易与军事的影响力将是关键

    「消退」是个敏感字眼,我在国家情报委员会撰写《全球趋势》时,有人告诉我防止用这个字眼来描写美国,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免不了谈到「相对衰退」。

    美国即便身为群龙之首仍必须先改革本人,才足以面面大幅改变的世界。

    美国不再独大,中国亦无法代替美国

    我发现,远离华府当局的年轻世代比较能懂得全球局势的变迁,良多人对于未来十分悲观。...详全文